弗洛

我的魔术师
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

【王黄】梨落(一)

  征龙二十三年七月中,先帝猝然长逝。
  朝野大震,京师动荡,各方亦有地蛇抬头之势。
  同年八月,整个皇宫的气氛渐为稳定。各个势力的目光不再止于旧王之崩,而在新王登基。
  新王继位,必是有人得势有人失势,朝堂又将是一番清洗轮换。正是所谓世事无常,而冥冥之中早有定数。
  这一次,便是轮到了王皇后。
  
  王杰希的登基,不可谓不是名正言顺。
  王杰希乃皇后独子,为人大气有度、持成稳重,严肃端正却又亲和善良,且本身智慧有能力,于情于理都是继承之一大人选。他生的淡泊清冷,相貌俊秀,面上一双薄唇,和一对略带瑕疵的双眼。时人以为,那是天生薄情,且十足带了煞气的不祥征兆。正因如此,他本应早立为...

2018-06-09

【王黄】梨落(序)

  喻文州跪在地上,伸出冻得微僵的手,微微俯身探去,指尖触及年末落下的第一片雪花。
  冬来了。
  他仰起头去,看天空的蓝幕开始缀上明晃晃的白点,由小到大的飞近,轻轻柔柔,细细腻腻,被风带的打了旋儿。
  而后落下时,沾湿了同样洁白的花瓣。
  和他微红的眼角。
  满地的枝间是落季的花,在雪的和润下竟有许些的颤动,却不惹得半分尘埃。
  “文州——”身后的男子唤他。
  喻文州没有应声。
  那人执起一把伞,遮开满天的凉意。
  “天要暗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执伞之人轻叹了口气,再劝道:“下次再来便是。”
  喻文州仍是不言。
  他静静盯着前方,错综交杂、四面舒展的梨枝下,两块失了温...

2018-03-11

【双道长】26个字母

  alike 所谓好友,必定是两个心性极为相近的人啊

  blind 他接受满目的黑暗,为你换回星辰灿烂

  collapse 那逼着他崩溃的,好似整个世界坍塌的重量,都压在单薄的身上

  death   死亡并非终结

  eternal 死亡即是永恒

  farewell 悲怒中口不择言的伤害,不料成了生前最后的道别

  grin 那恶魔龇牙咧嘴,嘲笑他的轻信与单纯

  hide 苦苦追寻着的踪迹,最终却只得隐瞒,万万不敢相认

  inquire “请问,这附近可有人看到过一位负剑的盲眼道人………身量与我相近,相貌甚佳,剑镂霜花。”

  jab 霜华的银光,从宋岚的胸口...

2018-03-11

  占tag抱歉
  是这样的,之前那篇黄金狗血八点档的王黄,后面实在是太狗血了,我也实在是写不下去了……
  虽然看的人不多,但是要跟几个喜欢这篇文的姑娘道个歉,真的真的是很抱歉,非常抱歉,不是想要随便弃坑的(´ . .̫ . `)

2017-12-24

百花,缭乱(下)

  百花缭乱就这么随着张佳乐到了霸图,那里有他们从前的敌人,也是多年的友人。
  那里有另一些很张佳乐一样,这么多年还在为冠军拼命的人。
  那里有一个个相同梦想,来自不同的人,将他们汇集。
  花繁似锦的目光也便追随着百花缭乱,看他在霸图适应了新的伙伴,看他更加刻苦训练自己,看他浪漫的烟火更加缭乱。
  
  不过他也并没有时间分太多心思。
  邹远和于锋的振作让他和落花狼藉二人精神一振——尤其是落花,在长久的后备队列,能让他遇到一个有责任有担当,愿意再扛起一支队伍的队长,不能说是不激动。
  花繁似锦也同邹远一起努力着,为自己的首个赛季厮杀拼搏。
  真好,他想,现在他们都在追逐自己最想要...

2017-12-24

百花,缭乱(上)

        比起受欢迎的王不留行大大,夜雨声烦和百花缭乱是公认的最倒霉的大神账号卡。
  只是一个于身一个于心的摧残罢了。
  而每每听到他人的或是嘲讽或是同情的言论,百花缭乱只是淡淡扯出一个笑容,没有答话。  
  百花缭乱的性格同张佳乐全然不同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冷静、并且安静,从不随意对什么事情做出任意评论,将所思所想都放在心中,在任何时候都镇定自若。
  有时甚至让人觉得冷酷。
  但其实,他的内心和张佳乐是极为相似的。
  他一点...

2017-12-03

【王黄】小干饼

 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夜,彻夜未停。
  王杰希靠在店铺的橱窗玻璃上,微微叹气。
  他伸手按了按额角,拨开洇湿的发梢,觉得头昏昏沉沉。
  他昨天来到G市,想着好不容易到了冬休,得了个空闲,来陪许久不见的恋人。
  
  黄少天之前从没对他抱怨过。
  每一次,都是他去寻他。
  他知道自己有个多好的队长,自然王杰希的工作量也差不多,甚至还要更大。他愿意主动去找他,知道什么时候不去打扰,也从来没有埋怨的想法。
  跟王杰希在一起,他不会问想吃什么、想要哪种,他早已把自己喜爱的记在心中;他从来不会在自己有情绪时,直接放下手头的工作来陪自己,但他会在忙碌过后找自己来一场竞技场,即使已经很是疲惫;他...

2017-12-02

【王黄】我放弃了要不你们帮我想个名字(中)

  他攥紧的手慢慢松开,匕首滑落在地,发出清脆却又沉闷的声响。
  王杰希慢慢抬起手,回抱住他。
  黄少天眼泪一下涌出来了。
  准确来说他没有泪,他眼眶中滴落了血。鲜艳妖冶的红,一点一滴,浸染了爱人的衬衫。
  
  他是在赌。
  他赌王杰希足够了解他,知道他的理想和追求。他堵王杰希相信他的为人,不论他是什么身份。他赌王杰希足够爱他,愿意为他放下猎人的尖刀,和准则。
  如果他不愿意,他也没办法。
  他把命都押出去了。
  他赌赢了。
  
  王杰希捧起他的脸,低头印上一个吻。
  像是在宣誓什么。
  黄少天大睁着眼睛盯他,眼都不眨一下,还蹭着一片血红的痕迹。他不敢合上眼睛,怕再醒...

2017-11-05

【王黄】小甜饼w

  短短的一段校园paro
  不甜不要钱>v<
  
  “去吧少天。”
  喻文州在做了一段心理工作之后鼓励他的友人。
  “就是就是啊黄少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,你想啊,这样的人到了大学……”
  “行了行了!”黄少天表示不想听郑轩卖广告,明明是自己看上的人,还用你跟我在这里讲!
  “所以少天,你到底在犹豫什么?”
  喻文州不是很懂。
  黄少天向来是干脆利落的人,从不吞吞吐吐犹犹豫豫。也就是碰上了这王杰希,发现自己暗恋了人家后,过了个大半年都没敢去表白。
  不就是微草的会长么!怂什么?!!
  “不会是害羞了吧。”
  “……没啊”
  喻文州和郑轩目...

2017-10-15
1 / 3

© 弗洛 | Powered by LOFTER